日本景观考察——我的情结、收获与旅程

日本的旅行在走马观花的意犹未尽中匆匆结束,整理照片的同时也在整理心情。一路上,不仅从同行前辈们身上学到很多,也在各地的奔走中触及了内心对于日本的一些情结。

  我的动漫情结•秋叶原

  我的日本情结来自于动漫,而我的动漫情结则起源于小学时代的人气动画《美少女战士》,一直梦想着快长到14岁,期待着那只会说话的黑猫出现在自己面前。迷恋过夜礼服假面,讨厌过脾气火爆的阿玲,喜欢过直爽且厨艺好的阿真,幻想过自己成为银色千年王国的公主以及会变身的正义的战士。记得那时为买到最新的动画VCD,没少往各个碟店跑,终于在一个叫做正大电子城的地方如愿以偿,心满意足地抱回了厚厚的几盒碟片(当时一盒有6碟,一碟只有2集,一口气买了7盒,不记得是多少钱了,反正是很贵。P.S.感谢妈妈对我兴趣的无条件支持以及对我爱好地放手培养)。想来,于动漫周边工业化生产而泛滥得随处可见的现代,很难找到那种费尽千辛万苦寻到少见宝贝的乐趣了,物质的富足难与追寻最原始最单纯的内心快乐建立简单的平衡。

  本以为在日本会接触到更多动漫,却意外地发现动漫与这趟旅行几乎无关,只是在秋叶原逗留的短短几十分钟内走马观花地逛了逛几家女性向周边的店面,还大都是些不认识的作品。发现一个战国BASARA的印有竹中半兵卫和真田辛村的卡片盒(又貌似是烟盒),苦于不实用又价高没舍得买,毕竟已过了,其实又可以说还没到能够单纯全凭喜好买东西的年龄。竹中是日本战国史上著名的军师,才貌双全,在游戏《太阁立志传》中首次接触到,大爱。真田则是甲斐之虎武田信玄其下猛将,统帅真田十勇士的能人,在上条明峰的《鬼眼狂刀中》第一次认识。说起战国,又忆起在二条城的情景了。

  我的战国情结•二条城

  提起二条城,脑子里闪过的是与战国有关的人和事,虽说德川家第三代将军所处年代在历史上比  战国时期是晚了一些,但那个无限接近《太阁》里华丽画面的盛唐时期的建筑勾起了我对于那个时代的无尽幻想。和故宫比起来,二条城似乎更有生活气息,或许是被允许进入建筑内部的关系吧,能够直接真切地感触到几百年前城主生活起居于室,武士行走穿梭于廊间的情景。整个空间、环境、氛围,完全是梦想中完美的桃山安土时代,虽然这里不是信长天下布武后新建的岐阜城,却仿佛看到了猴子(信长的昵称)每月初于此举行家臣大会,部署战略,分配任务的威严样;看到了还只是步兵队长的藤吉郎(之后的丰臣秀吉)俯首跪拜,受命代发的满志踌躇。

  二条城作为将军的居城历史已久。在家康之前,信长就为室町第十五代将军足利义昭建了一座二条城。从地图上看古时的二条城与京镇(现在的京都)离得很近,却没有能查出它和我们去的德川家的这个有什么渊源。在成田机场附近的酒店买了一本图解日本战国史的书,稍微遗憾的是图中的人物画得远没有游戏中那么美型。于是,又想到幕末新撰组里的冲田总司殿了,无论在书中还是画中,他都是个细腻柔弱的俊俏形象,有一天却在杂志里不幸目睹了他的真容,无情地幻灭了我的审美。

  我的审美情结•MIHO美术馆•小山美秀子

  去MIHO美术馆的本意是参观贝老先生的大作,的确,从爱斯基摩人冰窖般晃眼的长长隧道到44根钢索悬起的宽阔吊桥,贝老为他的仅露出20%的日风建筑入口做了夸张却必要地铺垫。进入美术馆后,建筑那几何形编织的玻璃屋顶也令我映像颇深,不过,之后就开始沉浸于各馆中精致的展品里了。于是,慢慢开始好奇美术馆女主人何许人也,不仅收藏的名贵文物牛毛之多,还大费周章地请动贝老为之设计藏馆。在美术馆中徘徊时走入了“创立者诞辰百年纪念特别展”的展馆。入口处一面洁白墙壁上挖了个方洞,静谧地置了一个粉瓶小花,告诉你如何寻找生活中的美。“Praying for the happiness of others is indeed the heart that seeks beauty.”没有能记完印于墙壁上全美秀子充满和敬氛围的语录,对于她简介的映像也只留于其为上世纪某经商财团的后人。毕竟,呈现在我们眼前的这一切,藏品也好美术馆也罢,少不了银子的堆砌。但相信她所谓的美,所追求的美并不仅限于她所期望呈现给大家的拥有历史感和艺术性的文物们,正如她所说的,“In your daily life ,find ways to spend time with beautiful things.”。因为是美好的东西,所以我们才珍视,还是因为我们珍视了,所以它是美好的呢?

  关于美,日本人的理解重于凄惋,带点淡淡的苦涩和惆怅的忧伤,如灿烂樱花的刹那芳华后随风散尽,似川端康成悲美相通的物哀之情。不过,很难接受其“艺术的极致就是死灭”的思想,更不能认同“示死为最高的艺术美表现”这种观念。当然,美秀子为我们呈现的全然不是这些。她只是告诉我们,生活中的美无处不在。

  出了美秀子的纪念馆,在卖纪念品的地方找到了一本关于日本茶道流派的书,叫做⎾茶の宇宙、茶のここる⏌,翻译过来是《茶的宇宙,茶的心》,买下了,打算带回家译给妈妈看。“表千家”、“里千家”、“武者小路千家”,这些在中学时期就耳熟能详的名词背后会有着怎样的故事呢,自己也挺期待的。

  我的茶道情结•昭和纪念公园茶庭•禅茶一味•龙安寺

  日本人是个善于学习的民族,于是我们只能眼睁睁望着从我国传出去的文化在一衣带水的东瀛岛国开花结果。中国知“道”而不轻言“道”,日本不知“道”而言“道”,产生出剑道、花道(华道)、合气道、柔道、香道以及我们熟知的茶道等各种道。(有时候会想,怎么没有人冠与日本造园一个什么道呢,叫“庭道”会不会比较适合?)

  茶,原产于中国,茶文化,弘扬于中国,可世界范围内,茶道却熟知于日本。中国茶道(事实上在现在叫做茶艺,当八九十年代台湾有识之士重新提倡饮茶时,茶道早已在日本落地生根,为了以示区别,又尊重我国不轻易言道的习惯,他们提出了“茶艺”这一说法)兴于唐胜于宋,衰于明清,重拾于解放后。由茶学界泰斗庄晚芳先生归纳出其“廉、美、和、敬”的基本精神。即廉俭育德,美真康乐,和诚处世,敬爱为人。而被称为美学宗教,以千利休提出的和、敬、清、寂为基本精神的日本茶道,则是承唐宋遗风,自成一格地发展起来。(P.S我们的邻邦韩国也有关于茶道的基本精神。在韩国,不称茶道,而是叫做茶礼,其基本精神是“和、敬、俭、真”)

  说起茶道,便又回想在起昭和纪念公园里的情景了。

  在昭和纪念公园,除了入口美丽的花坛,大片创意和人情味十足的儿童游戏场地、以巨大榉树为中心,能容下万人的广阔草坪以及摆设有精致盆景的盆景园等景点外,公园里茶庭中非正式的日本茶道体验可说是个意外又令人开心难忘的收获。从没想过花三十年才能拿到一个关于茶道的资格证书,更遗憾忘了问青岛先生是师承哪家的茶道传人。

  在作为装饰挂于茶室墙壁上的图中,提有“一期一会”的字样。“一期一会”在学日语之时常听老师提起,是日本茶道用语。“利休集珠光(村田)流、绍鸥(武野)流之义理提出的重要茶之道(不是茶道),后经七哲、三千家和千宗室(里千家)、速水宗达等人传修,进一步发扬。一般认为,此理在《山上宗二记》记里表述的较清楚,但不拘于此,其他如《细川三斋茶书》(细川忠兴)亦有说明。后,因为富于禅理,成为日本佛道、茶道的重要思想、概念。‘一期一会’,字面上的意思已经非常明白。融会到茶道的仪式里,就是通过一系列的茶道活动,包括水、饭、谈、茶四大步,最后完成时使亭主和主客、从客静心清志,由内到外自然涌现出一种‘一期一会、难得一面、世当珍惜’之感,苍凉而略带寂寥。进而思考人生的离合、相聚的欢娱,使参与者的精神境界接受一次洗礼,达到更高的状态——冥想中的涅磐。这,是一期一会的道理,也是茶中的道理。‘一期’表示人的一生;‘一会’则意味仅有一次的相会。一生中,主客也许无再次相会之时,为此作为主人应尽心招待客人而不可有半点马虎,而作为客人也要理会主人之心意,并应将主人的一片心意铭记于心中,因此主客皆应以诚相待。人生及其每个瞬间都不能重复。 ‘一期一会’提醒人们要珍惜每个瞬间的机缘,并为人生中可能仅有的一次相会,付出全部的心力;若因漫不经心轻忽了眼前所有,那会是比擦身而过更为深刻的遗憾。”很有纪念意义,所以也赋予我们的群“一期一会”的名字,当然,希望大家并不是彼此生命中的过客,而是能够长久相连。

  关于“禅茶一味”,高中时有读过相关的书籍。创立中国茶道的茶圣陆羽,自由曾被智积禅师收养,在竟陵龙盖寺学文识字、习颂佛经,其后又于唐代诗僧皎燃和尚结为"生相知,死相随"的忘年之交。在陆羽的《自传》和《茶经》中都有对佛教的颂扬及对僧人嗜茶的记载。可以说,中国茶道从一开始萌芽,就于佛教有千丝万缕的联系,其中僧俗两方面都津津乐道。茶传入日本后也不例外,很快与禅宗结合,体现出其浓重的宗教色彩。虽说在以枯山水庭院著名的龙安寺里没有关于茶道的体验,但可以想象于那画般幽静又带有几分玄妙的石景前品茗,能体验怎样的超然物外的旷达。还有,石庭背后的那口“吾唯知足”的井也禅意十足。查阅资料后得知,“唯吾知足”最早出现在汉朝的古钱币上面,“其微妙之处就在于这四个字上、下、左、右共用一个口字,所以后人又称它‘借口钱’。而为什么如此蕴涵禅理的四个字会最早出现在人人梦寐以求、不可或缺的钱币上呢?也许这也正是佛主给出的一个禅机吧。钱币总是人性贪欲的根源,而钱币中代表‘口’字的方孔位于正中则表示人心,方孔是空的,则暗示人心本为空。是人自己不断将它装满,然后再把它掏空,再装满,再掏空,反反复复无休无止,才如此疲疲惫惫,身心俱疲。”

  说起“空”来,想到了两个东西,一是大家耳熟能详的三藏法师玄奘(就是唐僧)所译的《般若波罗蜜多心经》中的一段,“舍利子,色不异空,空不异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空”,说明一切事物没有实体*,可以随因缘条件不同起种种变化而成不同现象,所以空能含摄万物。宇宙因其“空”才会包罗万象,万物皆不离虚空而另存;若人心能空,则人生弥足珍贵之物亦为“平常”二字。珍惜现实中的平常,又何来“得不到”和“已失去”的苦恼。

  还有,与“空”貌似无关,却想起了以前在某本书中看到一位名为清原唯信的禅师的话来:“老僧三十年前参禅,见山是山,见水是水。及至后来,亲见知识有个入处,见山不是山,见水不是水。而今得个休歇处,依旧先前那般,见山还是山,见水还是水。大众,这般是同是别。”总觉得这话很玄妙,仿佛能够理解,却无法道出,又隐约觉得与王国维治学三种境界有某种意义上的微妙关联。

  最后,在龙安寺买了张写有“石庭”二字的纸片以及两个平安符,还有一张背后印有《般若波罗蜜多心经》的属相卡片。

  其他

  心斋桥、道顿崛的无数巨大看板体现出繁华的商业气息;难波公园种类丰富色彩鲜艳的植物配置给人以舒适的心情;京都民居的低矮小楼让人无尽向往;陶板名画庭的刚硬肃穆体现出别样的艺术氛围;京都府立植物园的匆匆一瞥稍稍留下些遗憾;横滨码头的开阔大气赋予人登船远航的期待,足和田宾馆的舒适温泉令人彻底放松;日比谷公园的设计巧妙结合日西各自文化特点,更难忘其露天舞台上演奏正酣的不知名乐队;六義园的池光山影将诗经“风、雅、颂、赋、比、兴”娓娓道来;皇居二重桥卧于河面上静听人们的诉说;昭和纪念公园各具特色的景点静待人们涉足;东京中城和六本木大方迎接来自世界各地的时尚达人……还有很多很多,说不尽,道不完。放在相册里晒晒吧。